吕正操将军一生经历:中年成威震冀中抗日名将

吕正操近影

吕正操近影


晚年的吕正操,常常沉浸在含饴弄孙的乐趣之中

晚年的吕正操,常常沉浸在含饴弄孙的乐趣之中


1991年,张学良与吕正操在美国曼哈顿街头

1991年,张学良与吕正操在美国曼哈顿街头

  作为从辽宁走出的老将军,吕正操将军与我们沈阳有着许多难忘的故事……

  1922年春,来到沈阳参加东北军

  1937年5月,被接纳为共产党员

  1945年10月,负责稳定沈阳局势

  【少年】

  国恨家仇

  ●眼看着父老乡亲被日本人凌辱、屠杀,少年吕正操心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挥拳怒曰:“长大了当兵打日本,报仇雪恨!”

  吕正操将军,1905年1月4日出生辽宁海城县唐王山后村(今海城市毛祁镇山后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当时,正值日本和俄国为争夺东亚霸权的兵荒马乱年月。

  吕正操的少年时代,南满铁路正从村子旁边穿过,猩红的太阳旗,凶恶的日本巡警和吐着长舌的狼狗,使中国人不敢贸然靠近。后来,日本人不断加宽南满铁路,占地毁庄稼,村里人放牧和种地,被日本人碰上就是一顿毒打,他的代课老师过铁路时,被日本人用刀砍得头破血流。他祖父和大伯,都被日本人砍伤过,还亲眼见到乡亲被日本人用战刀刺死后扔进河里。眼看着父老乡亲被日本人凌辱、屠杀,少年吕正操心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挥拳怒曰:“长大了当兵打日本,报仇雪恨!”

  吕正操8岁上村小学,老师给他取名吕正言。后来自己改名为吕正操,取义操练军事打日本。吕正操因家境贫寒仅读了4年书就被迫辍学,此后便下地干农活,还曾在缫丝厂当过3年学徒,起早贪黑地干重活,得过肺病,吐过血。学徒之余,他如饥似渴地看《三国演义》、《东周列国》等书籍,还坚持练字,打算盘,文化有了提高。

  【青年】

  在沈参军

  ●吕正操1925年毕业后,曾任东北军连长、营长、少校副官队长,成了张学良的少校副官、秘书,同泽俱乐部主任,1929年去16旅任中校参谋处长。

  1922年春,17岁的吕正操经一远亲介绍,来到沈阳参加东北军,在张学良的卫队旅一团三营九连当兵。不久,卫队旅部招考文书,上过小学的吕正操被考官选中,调到旅部副官处当上士文书。青年吕正操举止稳重,谈吐得体,字也工整漂亮,深得张学良的赏识。1923年冬,经张学良推荐考取了东北讲武堂第五期学习。在此期间,吕正操经常跟随张学良参加奉天青年会组织的各种社会问题研究会、科学时事讲演会、读书会、旅游会等活动,还坚持学英语,打网球,接触到一些进步青年和许多宣传革命的进步书籍,开始接受到中国共产党的影响。

  东北讲武堂不仅是东北地区历史最悠久、培养军事干部最多的军事机构,而且还与云南讲武堂、保定陆军军官学校、黄埔军校并列为中国四大军官学校。东北讲武堂在十余年间培养的将士上万名,其中不乏名声显赫的人物,如张学良、马本斋、吕正操、万毅等。

  吕正操1925年毕业后,曾任东北军连长、营长、少校副官队长,成了张学良的少校副官、秘书,同泽俱乐部主任,1929年去16旅任中校参谋处长。

  【壮年】

  投身革命

  ●1937年3月,蒋介石强令东北军改编,吕正操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53军130师691团团长。1937年5月,吕正操被中共中央北方局秘密接纳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吕正操在东北军和在张学良身边工作的日子里,入关参加过第二次直奉战争,之后又和吴佩孚、张发奎、冯玉祥、阎锡山等军队作战,积累了军事斗争的经验。“九·一八”事变后,吕正操随东北军撤到关里,1932年奉命开赴热河参加抗战。热河失守后,1933年吕正操的部队移防易县,接触到中共北方局地下党刘澜波等,积极参加了抗日救亡活动。1934年又移驻北平担任城防工作,目睹了日军的侵略行径和中国民众的抗日风潮。

  1936年10月,吕正操被调到西安,回到了张学良身边。张学良和杨虎城发动西安事变时,吕正操担任张公馆的内勤工作,和应邀来西安共商大计的中共代表罗瑞卿等常有接触,对于中国共产党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斡旋期间,吕正操住在中共代表团楼下,负责接待和警卫。事变和平解决后,张学良在陪同蒋介石回到南京后,即被扣押。至此,东北军已群龙无首,名存实亡。

  1937年3月,蒋介石强令东北军改编,吕正操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53军130师691团团长。1937年5月,吕正操被中共中央北方局秘密接纳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中年】

  率部进沈

  ●吕正操1943年11月任晋绥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晋绥分局委员、常委,在领导军民打击日寇的战争中,成为威震冀中的抗日名将。

  1937年“七七事变”,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全面侵华战争。10月10日下午,吕正操率691团进抵束鹿县半壁店,与日军骑兵队遭遇,发生激战,击毙日军少尉队长以下10名并缴获不少军用品和战马,乘着夜色进驻梅花镇四德村。深夜,日军进攻梅花镇,骑兵队将691团第一营包围。值此危急时刻,53军军长万福麟、师长周福成、旅长丛兆麟分别打电报让吕正操丢掉一营,随军而撤。吕正操撕碎电报,翻身上马,带队向敌阵冲击,接应一营突出重围。望着国民党大军撤退的方向,吕正操果断地将手一挥:“就此脱离53军,寻找地下党,打游击去!”各营、连长们都同意马上回师北上。

  第二天,团部在晋县小樵镇召开部队整编和北上行动计划会议。吕正操说:作为爱国军人,我们每一个人都负有保卫国土、收复失地的责任。我们面前只有一条路:像红军那样,到敌后打游击去!14日,吕正操率部在小樵镇宣布起义,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改称“人民自卫军”,在冀中平原上,树起了第一面共产党抗日武装力量的大旗。

  不久,在建设根据地和对日寇的战斗中,吕正操领导的人民自卫军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晋察冀军区接上了关系。1938年5月,吕正操任冀中军区司令员兼八路军第三纵队司令员,1943年11月任晋绥军区司令员,中共中央晋绥分局委员、常委,在领导军民打击日寇的战争中,成为威震冀中的抗日名将。